登入 直接訂購 如何使用?

【EJFQ信析】老特鮑公又交鋒 港股調整似臨門

美國總統特朗普與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再度隔空交鋒。特朗普繼較早前有意提名經濟學者穆爾(Stephen Moore)擔任聯儲局理事,本月初又放風擬推薦曾角逐共和黨2011年總統初選,但因為性騷擾醜聞而退出的前堪薩斯城聯儲銀行主席凱恩(Herman Cain)填補聯儲局另一理事空缺。然而,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Mark Gertier批評,穆爾和凱恩都欠缺相關知識及經驗,從兩人發表的言論更顯出他們對貨幣政策無知,很難想到比這兩人更差劣的聯儲局理事人選。

Mark Gertier的評語是否中肯姑且不論,惟特朗普擬安排兩名親信晉身聯儲局理事,勢將影響今後局方貨幣政策的獨立性。上周五外電引述消息人士透露,鮑威爾出席一個民主黨活動時拒絕談論總統,但強調聯儲局貨幣政策具獨立性,明言不理會任何方式的政治壓力,又認為現在利率處於合適水平。鮑威爾顯然是回應特朗普有關聯儲局理事的提名,以及近期要求減息,甚至重啟量寬(QE)等言論。

特朗普周日於Twitter反擊說,聯儲局並沒有做好本身工作,否則美股比現水平高5000到10000點,GDP增長更將遠超4%,而不是目前的3%,兼且近乎毫無通脹壓力。他指出,量化緊縮是(經濟)殺手,聯儲局應該採取相反亦即QE措施(Quantitaive tightening was a killer, should have done the exact opposite!)。

美股能否因聯儲局做得好──相信是指減息──就可升多一萬幾千點,實在無從稽考。更值得商榷的是,4月9日本欄提到,QE是金融危機(最突出例子是2008年金融海嘯)時才會採取的緊急、非常規措施,何況分析師與學者普遍認同,聯儲局為了應對金融海嘯而先後推出QE、QE2和QE3,加上超低息或零息貨幣政策(Zero Interest rate policy, ZIRP),對資本市場尤其是美股價格造成「扭曲」,實體經濟得益相當有限。幾年前已有基金經理及專業投資者講出在QE政策下美股是「最令人討厭的升市」(the most hated rally)的晦氣話。

特朗普於美股主要指數正挑戰歷史新高的氛圍中(截至上周五收市,道指、標普500指數、納指距紀錄頂部僅2.04%、1.15%、1.86%),仍然信口開河要求聯儲局減息並重啟QE,莫非他為爭取連任,不惜炮製一個股市怪胎?果如是,無論穆爾和凱恩最終是否成功晉身聯儲局,鮑威爾都會不勝其煩。

港股方面,受到美國財長努欽指出中美接近達成貿易協議的刺激,恒指周一早段升至30280點的10個月高位,但午後急轉直下,以全日低位29810點收市,倒跌99點。

附【右圖】所見,平滑中線市寬(10天線高於50天線比率)自3月11日觸及71.8%確認見頂回落,與恒指呈明顯「熊背馳」,恒指昨失守10天線,很大機會是技術調整的開始。

信報投資研究部

股票及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,泓滙財經資訊有限公司及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。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