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 直接訂購 如何使用?

【EJFQ信析】投資級債券起泡 分散風險變奢談

新冠肺炎對美國的衝擊之大,從陸續公布的經濟數據可見一斑,該國第二季國內生產總值(GDP)萎縮32.9%,是1947年有紀錄以來最差,卻不算「驚人」,因屬預期之內。反而是勞動市場形勢出乎意料,截至7月18日止當周的持續申領失業救濟人數達1701.8萬,較前一周增加86.7萬人,是5月初迄今最大升幅,印證大部分地區因疫情重燃拖慢經濟復甦。

實體經濟未見改善,美股卻續在高位徘徊,3間大型科企,分別是Facebook、Amazon及蘋果(Apple)季度業績理想,「市值一哥」蘋果更計劃1拆4,刺激股價向好,支持大市。

值得留意的是,市場不僅質疑美股與宏觀經濟脫節,固定收益(Fixed Income)領域亦於資金大量湧入後,開始出現信用債市存在泡沫的擔憂。

根據Sifma資料,今年截至6月底,美國投資級債券銷售額達1.225萬億美元,相對2019年同期的5974億美元,多出1倍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報道,3月以來債券基金經理對創紀錄的新債發售「照單全收」,反映海量供應不乏買家。
此外,附【圖】所見,Refinitiv Lipper統計顯示,在截至7月29日的一周,美國投資級債券基金獲「增倉」79.04億美元,不僅超過前一星期的流入量,更是歷來第五高金額。必須一提,獲最多資金流入的10周,其中8周是在最近3個月內出現。

投資級債券受捧,相信與美國政府不斷傾注流動性有關。今年3月下旬,聯儲局推出購買美國投資級別公司債及相關ETF的「二級市場企業信貸機制」(Second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, SMCCF)措施救市,旨在協助企業解決資金困難。

紐約梅隆(Mellon)投資管理首席經濟師Shamik Dhar認為,目前信貸市場火熱,很大程度是聯儲局干預造成,而現況基本上是假設美國經濟順利V形反彈,可惜從數據及疫情推算,實際可能呈U形或L形發展,若不幸成真,企業債違約率將明顯上揚,信貸市場的風險甚至有機會外溢,進一步引發金融動盪。

縱使投資級債券暫時違約不致急增,惟最近數月企業尋求為債務延期,亦突顯收益率變化所引起的風險。

美銀報告早前提到,美國投資級信用債平均期限已延長至8.38年的新高,意味只要出現少許通脹壓力,便會開始推升收益率,期限較長的債券價格跌幅會更大,將促使游資淡出信用債交易,屆時恐把疫情衝擊延伸到本來波動性低的債市。

資金泛濫,不論貴金屬或股債,皆吸引游資泊入追求回報,各項資產價格都處偏貴水平。現階段當然難以估計何時爆煲,但連投資級債券亦變成「低回報、高風險」,分散風險或只屬奢談。

信報投資研究部

股票及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,泓滙財經資訊有限公司及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。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