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入 直接訂購 如何使用?

【跨市博弈】如何避開潛在暴跌新股陷阱

因為疫情的關係,難為了「區長」要為過去七個月以來作最『艱難』的決定,即「勉為其難」地引用《緊急情況規例條例》押後今屆選舉一年。但另一邊廂,「香江」作為世界金融中心,儘管疫情仍然嚴峻下,仍無阻大大少少的新股在港進行上市活動。

翻查港交所(00388)的上市科通訊期刊,今年首六個月共有64隻新股IPO,總集資額高達875億港元。而港股IPO下半年更有加速的跡象,踏入7月份新股市場就有24家招股上市。

說起IPO,筆者最近也湊巧地收到一份《解構IPO亂象》的報告,當中提到一些新股/半新股狂升暴跌現象,撇除一些難以考證的內幕行動,其中一些新股陷阱也值得小投資者借鑒及留神。

這類出現大幅波動、甚至崩盤都是一些被操控的細價新股,涉及的主要參與者,包括了上市公司老闆、承包集資部分的莊家、串聯兩者的中間人。其常見的共通點,就是上市時的集資規模非常之少,一般在2.5億港元以下。筆者透過坊間財經網站作一個簡單的篩選,累計跌幅逾三成以上的半新股幾乎清一色在上市時市值在10億以下。而市值細,顯然就更有利莊家將股價舞高弄低。

在上市首日或早期,這類股票走勢有些是節節上升後,才突然崩盤。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公開發售比例較低,而國際配售比例較高。國際配售較高,意味股權更容易集中,在貨源歸邊下,莊家要將股票拉升自然更加容易。反之,在IPO在上市首日就大幅下跌的常見共通點,配售的比例就剛好和上述的相反,即公開發售比例較高、國際配售比例較低。

因為股票是有成本,如果一上市不問價沽貨,表面上並不合理。不過,由於莊家可以大折讓價格向上市公司老闆拿貨;例如集資1.25億,要求上市公司老闆需向承包集資部分的莊家回佣五成(即莊家的持股成本僅為招股價的一半),導致莊家的股份成本極低,甚至在極端情況下可能是零成本,在IPO氣氛熾熱的市況下,如果超額認購比例超逾百倍,並觸發回撥機制,莊家的成本便有可能進一步拉低,導致莊家基本上立於不敗之地,可以說是「沽幾多賺幾多」。這就解釋了股票往往跌破招股價後,仍然有龐大的沽售壓力。

在股價洗倉式暴挫下,上市公司大股東才驚覺受騙,發現自己上市的股份不值錢,但那時候可能已經太遲。但明知山有虎,為何他們仍要硬著頭皮上市呢﹖一來因為當初被遊說上市「殼價」的價值至少值4至6億元,而付出的上市費只是數千萬元,是「除笨有精」。此外,由於不希望上市工作推倒重來而承擔更多的費用,加上其他各種不同的原因下(例如發現沒有足夠人認購新股無法上市),上市公司老闆可能仍會選擇在這些條件上就範;更甚者可能被人遊說以高利貸方式安排人頭接貨,導致越陷越深,埋下日後人財兩空的因子。

話說回頭,明知選舉將延期一年,仍要去DQ現屆立法會議員參選資格,政府當然不會是無的放矢;「區長」無論如何的顧左右而言,泛民的「三分之一」關鍵少數議席在過渡的一年幾乎肯定是「凍過水」。建制開口埋口認為非我類別就是「攬炒」,且看再用不公義的方式「滅聲」之後,拭目以待「香江」如何在他們「獨大」下騰飛。

家族辦公室投資經理

徐立言(本欄每周逢一、三刊出)

www.facebook.com/hsulylab/

股票及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,泓滙財經資訊有限公司及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。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。